孝子张明思的意外之财


在罗田古镇,说到孝子张明思的故事,凡是上了点年纪的人都可以说上一两段,虽然细节各异,但版本大体相同。

张明思由于父亲早死,母亲双目失明,家境更是一贫如洗。所以,他自小就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生活,完全说得上是“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尽管如此,张明思对母亲却是孝顺有加,始终不离不弃。小的时候,张明思干不了体力活,他就一边帮人放牛,一边牵着母亲,四处讨口要饭。有了吃的,张明思首先让母亲吃饱,而他自己则往往只是喝母亲剩下的汤水。罗田古镇没有人不夸说张明思是个大孝子。

1.jpg


一天,张明思牵着母亲讨饭来到了湖北省利川市建南乡的咸池村,天上赤日炎炎似火烤,地上热浪滚滚如汤煮。张明思见母亲饿得实在走不动了,就把母亲引到路边石岩下的阴凉处歇息,他独自前去讨饭。可等他讨饭回来时,却发现母亲早已撒手而去。

万般无奈的张明思只好回来找放牛的东家,希望能够用放牛的钱给母亲买一块墓地。东家被张明思的孝道所打动,答应了张明思的要求,而且赊给他一副棺材。上山的时候,几个人抬着棺材刚走到山坳上的牛滚凼时,天上突然电闪雷鸣,顿时落下瓢泼大雨,不仅淋湿衣服,而且脚下又溜又滑,几个人说什么也不愿再走了,张明思无奈只好就地把母亲掩埋了。

没了母亲的张明思既没了牵挂,也没了依靠,成了一个孤儿。年纪稍微大点后,张明思在族人的指点下,开始学做贩运大米的小买卖,沿巴楚茶马古道,在罗田和万州之间,靠脚力和苦工维持生计。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

2.jpg


人们常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在罗田人看来,这句话好像就是专门对着张明思说的。也有人说是埋张明思母亲的坟风水好。总之,没过几年,张明思千真万确地发了一笔不小的横财。

那一年,万州长江段河水猛涨,张明思被困在长江北岸数日难归。正当他在河边焦急地祈祷退水时,人群中突然一个人从背后猛地推了他一掌,大声说道:“张明思,你还在这里呀!你的货船到了好多天了,还不快去卸货!”

张明思正想问个究竟,不想那人却转瞬消失在人群中了。他心想,你这玩笑开得也太离谱了哦,我张明思哪辈子有货船啊?不料,他刚走出几步,却听到河边船上一个人在大声吼叫:“张明思,张明思,你的棉花运到了,快来卸货。”

凭直觉,这不像是开玩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张明思站在一边,心里很是纳闷,百思不得其解。

张明思不再急切地想要回去了,他想要知道这其中的蹊跷在哪里?那以后连续三天,张明思都来到河边,每次都听到船上的人在大声叫喊:“张明思,张明思,你的棉花运到了,快来卸货。”但每次都没有人去卸货。

等到第四天,张明思试探着来到了船边,谎说一时还没有找到仓库,请求船家再宽限几天时间。他想要用拖延时间的办法确定货物是否真的无人认领。一连半个月过去了,船家再也不愿宽限时间了,声称张明思如再不卸货,就要运走了,并请来一帮搬运工强行把货卸了下来。张明思这才壮了胆子,把满满的一船棉花请人搬走了。

次日一早,张明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找到下家,以比市场价低得多的价格把一船棉花全部卖掉,然后连夜回到罗田。

3.jpg


此后,过了大半年的时间,张明思一直不敢声张。有一天,往日和他一起贩运大米的挑夫向他说起了一件事:万州城有一个和张明思同名同姓的棉花商人被河里涨水淹死了,而且棉花也被别人领走了。

张明思听后,心里稍微安定了下来。于是,跑到阳河村的小房井去买地造屋。发家后的张明思,在堂屋恭恭敬敬地立起了“天地君亲师”的神龛日夜供奉。一天,夕阳下山时,张明思突然发现对面山上的一个小洞中射来一束霞光,端端照在神龛的“天”字上。顿时,张明思自觉有神相助,将来必有更大的鸿运来临。夜里,张明思睡在床上辗转难眠,他想,既然我张明思有神相助,何不把山上的洞口再弄大一点,把神龛上的“天地君亲师”都照上,保佑我张明思万代发达昌盛呢?

第二天一早,张明思就来到了他家对面的山上挥锄挖土,把洞口扩大了好几倍。真应了那句话:人心不足蛇吞象。自此,夕阳的霞光再也没有照射到张明思堂屋的神龛上了。张明思成天懊悔不已,家业逐步走向衰败。

最后,张明思不得不把房子卖给了罗家。张明思从哪里来,又回到了哪里去,不久便无疾而终。

但在风水先生眼里,张明思房屋所在地是五道小山岭的汇集点,的确是一个好风水,吉祥语就是“五龙拱圣”。所以,罗家人把房屋买来后,一家男丁都干着“棒老二”的营生,家业发达神速。不想,没过两年,罗田古镇解放了,罗家的“棒老二”儿子全被人民政府镇压枪毙了。这时,又来了一个阴阳先生,东看看,西看看,然后说道:“怪只怪这个风水不好,后面的五道小山岭,就预示着是五虎擒羊,岂有不败!”看来风水先生真是“嘴巴两张皮,说话不费力。”


本文来自“古镇罗田”微信公众号,转载请注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