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赐修职郎罗元品


在罗田古镇的中山社区有一条小河,河水四季长流,清可见底,游鱼甚众。小河两岸生长着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在靠近中山社区场镇一边的林木间有一座高大的古墓,墓的主人被当地姓罗的人自豪地称为“罗家人的总老辈子”。这座墓就是钦赐修职郎罗元品夫妇的合葬墓。

古墓保存非常完整。碑顶写着“恩荣”二字,碑身正面右边写着“承宣布政使司奏准”,中间写着“钦赐修职郎显考(妣)罗(公)讳元品耆员(向氏老太君)之墓”,左边落款标明修墓的时间是:皇清光绪五年(公元1879年)己卯岁下浣。墓碑的后面刻有墓志铭,详细记载了主人的有关情况。

web.jpg


墓的两边立有望柱,望柱不仅比碑身高出很多,而且还题写了两幅对联。一副是:恩重杖朝比翼共乘丹凤下,年踰钓渭重轮齐涌月蟾来;另一副是:夫妇举齐眉八旬双寿封马鬣,孙曾欢绕胜四代一堂荷龙章。

那么,“钦赐”的修职郎具体是负责什么事务的官员呢?重庆三峡学院民族学院院长滕新才教授做了如下解释:

郎是古代吏户礼兵刑工六部下一级“清吏司”(简称“司”,今国家各部下级仍称司,渊源于此)的属员,长官称郎中(相当于今司长),干事通称郎,编外称员外郎。修职郎是授给文职官员的一种荣誉的虚衔,并不负责具体的实务,所以也不存在“干什么”的问题。始于北宋徽宗政和六年(公元1116年),改登仕郎置修职郎,为文官第三十六阶。金、元两代无此官职。明代正八品初授迪功郎,升授修职郎;从八品初授边功佐郎,升授修职佐郎。《清史稿》卷106《选举志五》记载:“封赠之制,文职隶吏部,八旗、绿营武职隶兵部。顺治间,覃恩及三年考满,均给封赠。康熙初,废文、武职考满封赠。文职封赠之阶,初正一品、特进、光禄大夫,寻改光禄大夫。从一品光禄大夫,后改荣禄大夫。正二品资政大夫。从二品通奉大夫。正三品通议大夫。从三品中议大夫。正四品中宪大夫。从四品朝议大夫。正五品奉政大夫。从五品奉直大夫。正六品承德郎。从六品儒林郎,吏员出身者宣德郎。正七品文林郎,吏员出身者宣议郎。从七品徵仕郎。正八品修职郎。从八品修职佐郎。正九品登仕郎。从九品登仕佐郎。”由此可见,“修职郎”其实是一个比七品县令芝麻官还要小不起眼的虚衔。所谓“钦赐”不过就是“封赠”的美好表述。

尽管如此,但在罗田人心中,修职郎罗元品却有着极富传奇和神秘色彩的一段美好传说。其后人现年50岁的罗育良听老一辈的讲过,罗元品自小聪慧过人,有过目不忘的奇异才能,不仅四书五经倒背如流,而且吟诗作赋无人能及,名声远播十里八乡。清朝嘉庆年间,朝廷委派了一位官员巡访江南才子,一日,他来到罗田古镇向岩坝号称“龙老脸”的大地主家中。罗元品被请去陪坐。巡访大人见其两耳垂肩,两手过膝,甚是诧异。与之言语,则对答如流,于是邀请罗元品并肩上座。巡访大人有意想要检验一下罗元品的真才实学,便取出一本朝中文人所作的新书翻阅,并让罗元品也在一旁陪阅。等巡访大人把新书从头到尾翻阅一遍之后,罗元品赓续便一字不漏地当面为巡访大人背诵了一遍。巡访大人大喜至极,当即表示要举荐罗元品出来做官,可罗元品却坚辞不授。回到朝廷,巡访大人立即向嘉庆皇帝据实上奏。于是,嘉庆皇帝便封赠罗元品为修职郎。

此后,钦赐修职郎罗元品在罗田古镇的向岩坝,与妻子儿女过着悠然自得的世外桃源生活终其一生,先后历经了道光、咸丰、同治等皇帝,直到光绪五年去世,享年80多岁。


本文来自“古镇罗田”微信公众号,转载请注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渝公网安备 50010102000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