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乐山下的革命烈士高天柱


腐朽无能的清朝政府在晚期签订的一系列丧权辱国的卖国条约,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随着帝国主义侵略者的铁蹄在中国大地上的步步紧逼,天堑长江这条黄金水道日益被侵略者所控制,巴楚茶马古道所起的作用越来越重要,罗田古镇因而也很快形成了一个人头攒动、鱼龙混杂、盛极一时的“旱码头”。尤其是临近解放时,国民党武装的各路人马,领章各异,服装也不同,规模最大的就是湖北省政府的保安团,常常从巴楚茶马古道经过,夜宿罗田古镇,满街都是军人,多时起码有几百人左右。那是一个风起云涌的年代,革命的风暴自然也席卷到了罗田古镇,还涌现出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优秀共产党员。

  据从湖北省利川市建南镇退休回罗田居住的的77岁老党员向承国介绍,在罗田古镇的用坪坝凉水井,就有一位地下党员叫余锦亭,在龙驹镇的大龙溪支部入党,是后来被捕关进渣滓洞的下川东地下党组织的地下党员发展的,当时的联络地点就在龙驹场上的江南春面馆。余锦亭那时是一个甲长,长期以此为掩护,参加地下党组织活动,晚上步行30多里路到大龙溪支部去开会,第二天天不亮就必须赶回来,接受的任务主要是学习文件和了解罗田大地主的财产及其活动情况。后来,他的上级党组织负责人陈征一不幸被捕,关键时刻把党员名单吃进了肚子里,整个大龙溪支部才幸免于难。再后来,地下党组织通过多种途径买通了看守,陈征一被悄悄放了出来。解放后,余锦亭担任过百胜乡乡长。

在罗田古镇的地下党员中,有一位杰出代表,与余锦亭彼此并不相识,但却同属大龙溪支部发展的一名党员,那就是后埋于重庆歌乐山下的革命烈士高天柱。

1989年,原中共万县地委党史工作委员会组织编写并由四川出版社出版的下川东英烈《碧血丹心》一书,收录了由李英鸿撰写的《献身革命,舍生不渝》一文,详细记载了高天柱烈士的英雄事迹。重庆歌乐山烈士陵园管理处存有《高天柱烈士档案》。本节以下内容主要根据了李英鸿同志的材料。

高天柱原名高宏森,后来他自己取名高天柱,寓意要为民族独立做一根擎天柱,表达了他的革命理想。在高氏家族中,高天柱的父亲高廷佐是独生儿子,高天柱又是父亲的独生儿子。高天柱191810月出生在今罗田镇马头社区4组,一个姐姐叫高天香,一个妹妹叫高天清。高天柱的家庭经济状况在当地属于中等略偏上水平,他从小头脑聪明,口齿伶俐,喜欢独立思考问题,吹拉弹唱也很在行,父亲希望他多读书将来能够光宗耀祖。

1933年秋,十八岁的高天柱以优异成绩考入了万县私立豫章中学。这时候,全国各地的抗日怒潮因“九·一八”事变的爆发已经形成汹涌澎湃的滔天巨浪,来到万县城的高天柱一下子变成了抗日热潮中的一名热血青年。因为他擅长吹拉弹唱,便参加了张泽厚老师组织的十多人的歌咏队,以歌声为武器,在街头宣传抗日。

到了1936年的春天,高天柱和同学们的爱国热忱全面高涨,纷纷要求抵制日货。但学校校长江明洁却置若罔闻,甚至以种种理由限制、阻止学生活动,广大师生极为愤慨,在校园内拉出大幅标语:“还我民主,给我自由”、“打倒校长江明洁”。接着又成立了学生自治会,高天柱和其他20多名学生一道发动学生罢课,时间长达一个星期,江明洁被迫下台。可是,半年后江明洁又在反动当局的扶持下,重新登上校长宝座,对学生的打击和迫害更是变本加厉。这年夏天,高天柱等10多名学生先后被开除。高天柱只得回到家乡当小学教员。这次斗争的失败,给了高天柱深刻的教训。

到了1937年秋天,抗日战争已经全面爆发,这时的高天柱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必须迅速投入到革命的洪流之中去。高天柱毅然辞去教员职务,考入到四川省立万县师范学校学习。

1.jpg

万县师范读书时的高天柱


万县师范是一所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学校,是下川东革命的摇篮。早期共产党人肖楚女等曾在这里播下了革命的火种。让高天柱值得庆幸的是,在他的革命历程中,他还有幸与后来成为下川东游击队主要领导人物的彭咏梧共同在7班学习。高天柱一跨进学校,就参加了倾向进步的读书会,积极与彭咏梧等一起发动抗日募捐,搞义卖,演话剧,进行街头宣传。寒假回到古镇罗田,他也组织返乡同学开展歌咏队,宣传抗日救亡,以此唤醒古镇群众。

省万师在1938年下半年建立了党组织,彭咏梧、曹达等同学先后入党。在党组织的培养和考验下,高天柱也在年底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遵照党组织的指示,1940年上半年,高天柱毕业回到了家乡罗田古镇的安乐寺小学。

高天柱回到学校后,以教书为掩护,积极从事地下工作,培养入党积极分子,发展党员,筹建组织。学校校长周晓峰是旧势力的维护者,经常以恐吓学生、集训教师等手段,千方百计阻止师生的革命活动,对高天柱等进行暗中侦查,并经常寻衅滋事,加以破坏。文中贵是学校的一名青年教师,也是新加入的一名共产党员,他写了一幅“大家齐心一志(致),共同进行抗日”的标语。周晓峰抓住这个写别了的“志”字大做文章,说他“毒害学生”、“羞辱祖师”、“扰乱校序”,扬言要搜查他的箱子。高天柱及时把这一情况向上级党组织做了汇报,上级党组织一边通过罗田古镇有名望的开明士绅出面调停,一边暗中派人将他的箱子转走,避免一场灾祸。

这件事情的发生使高天柱进一步认识到,周晓峰是革命路上的顽固绊脚石,经请示上级党组织同意后,他决心与周晓峰开展斗争。高天柱首先书面陈述县教育科,历数周晓峰的贪污罪行,不料信件在半路上被周晓峰的心腹周成群带人截获。但由于事实确凿,周晓峰虽视高天柱为眼中钉肉中刺,却无法发作,只好忍气吞声。同年夏天,高天柱又利用县长去罗田古镇视察工作的机会,带领曾被周晓峰用童子军棍殴打过的马德贤等学生,当面历数周晓峰摧残学生的种种罪行。接着,他又组织70多名读书会成员排队逐一质问周晓峰“学生200多元肥料款和100多元的书籍加运费哪里去了?”学生的轮流质问,让周晓峰颜面扫地,十分狼狈。最后,高天柱向学生宣布:“账目要查清,问题要解决,另定时间,再开大会。”周晓峰内心惶恐,无法向师生交待,第二天一早便悄悄逃走了。

由于地下党组织的精心安排和策划,县教育科根据师生的强烈要求,决定安乐寺小学由高天柱担任校长。此后,高天柱便公开在校内发动师生开展革命活动。早晨,他带领师生进行军训,从不间断;课间组织教唱《黄河大合唱》、《大刀进行曲》等歌曲;星期天和节假日,组织师生去乡场进行抗日宣传,书写“各族人民团结一致,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倭寇不灭,食不甘味”等标语。此外,高天柱还在校内传阅《青年修养》、《抗战必胜》、《中国走向民主之途》等革命书刊,帮助师生坚定了革命的信心。

1944年秋,地下党员向畅之被选为马头乡乡长,因筹备党组织经费和枪支,被当地土豪劣绅告密被捕入狱,后被营救。上级党组织经过周密部署,并多方面做工作,高天柱被任命为马头乡代理乡长,兼安乐寺小学校长。

2.jpg


高天柱上任代理乡长后,积极发动群众,开展农运工作,先后组织群众100多人,在马头下坝集会,成立中峰寺农会,简称“中农会”,高天柱被选为名誉会长。高天柱和“中农会”成员利用罗田古镇群众喜闻乐见的车灯、彩船等民间文艺形式,深入各村广泛宣传“打倒土豪恶霸”和“耕者有其田”的内容。在表演时,高天柱和会员一同高唱农民遭受的苦难:

铁锤叮当响,炉火冒红光;

绅粮不劳动,粮食堆满仓;

农民苦,糠菜半年粮。

接着,又用通俗易懂的唱词教育农民只有团结起来才能翻身的道理:

一根竹片孤单单,捆成把把扳不弯,

大家团结紧,才能把身翻。

恰在这时,中农会一位谭姓成员家中遭遇火灾。高天柱立即发动成员和党内同志一起救助,大家送木料送粮食送柴草出劳力,很快就帮谭家把新房修好了。这件事让罗田古镇的农民们深刻认识到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战胜困难的道理,踊跃参加中农会,成员一下发展到几百上千人。

有了声势浩大的中农会队伍,党组织决定利用国民党“二五减租”的口号,普遍开展减租运动。高天柱等立即对罗田古镇的大地主进行摸底排队,决定先从万县专署地方法院首席检察官、地主向南芳开刀。向维伦是农会的一名积极分子,年年一粒不少地给向南芳交租。一天,向南芳的胞弟向涛珍带着一帮爪牙照例到向维伦家收租,向维伦心里早有主意,不慌不忙地问道:“今年你们打算啷个收租?”向涛珍一脸不屑地说道:“这还用问,外侄打灯笼——照舅(旧)!”向维伦突然改变了语气,提高了嗓门说道:“那恐怕不行了哦,上面不是有新办法吗?”他边说边摸出一张载有“二五减租”消息的报纸,在向涛珍面前晃了晃,吼道:“减租!”向涛珍被从来逆来顺受的向维伦的举动惊呆了,也歇斯底里地吼道:“那好,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便灰溜溜地离去了。

向涛珍走后,向维伦把情况翔实地告诉了高天柱和谭炳优。党组织立即召开紧急会议作出具体部署,多方了解向南芳的举动。迫于形势,向南芳不得不低下了头,若无其事地说道:“租子不能少,但不要把事情弄到法院去,只能找地方人士解决。”又再三叮嘱向涛珍见机行事,千万不要把事态扩大。高天柱等人决定将计就计。

没办法,向涛珍只好到乡公所找到高天柱,请他解决佃户向维伦不交租的问题。高天柱就在场上向南轩的茶馆对双方进行协调。向涛珍诬说佃户向维伦无端闹事,抗租不交,必须查办。向维伦则有理有据相争:“政府规定的‘二五减租’必须执行。”高天柱根据双方提出的理由作出评判:“政府‘二五减租’的公函已经发到乡公所来了,报纸上都登了,大家都晓得,佃户按政府规定要求减租,乡公所也没有理由去说服他们。”向涛珍见乡长高天柱不但不为他说话,反而为佃户撑腰打气,心中憋着一股火气,盛气凌人地嚷道:“我哥哥都反对佃户的做法,难道你一个小小乡公所还敢支持刁民胡作非为?”高天柱也毫不示弱:“那就去找你哥哥吧,不然就去找县上,找省上解决都要得。恕我高某人无能为力,告辞。”高天柱说罢拂袖而去。向涛珍无计可施,被迫同意了“二五减租”。向维伦少交了租子,罗田群众欢欣鼓舞,奔走相告。此后,附近乡镇都相继开展了较大规模的减租运动。

日本投降后,由于蒋介石的背信弃义,国共两党在战场上展开了大规模的正面交锋,地方上的斗争也日益激烈。1948616日,由于叛徒告密,国民党五县联防办事处主任廖叔刚接到上司的密令,带领30多名兵丁,如狼似虎地直扑马头场,妄图一网打尽马头地下党。敌人一边假惺惺地用花言巧语稳住高天柱,一边利用他的地位和影响大肆捕获。高天柱洞察了敌人的险恶用心,便虚与委蛇,借此掌握敌情,相机而动。

敌人一来到马头场,首先趁天黑把魔爪伸向了地下党组织负责人谭炳优、黄美龙等同志。此时,谭炳优就在马头场活动,若不及时转移,必将大祸临头。情急之下,高天柱佯装上厕所,摆脱敌人盯梢,迅速通过地下交通网让谭炳优转移。很快,敌人就把预先获知的谭炳优的落脚地点包围了起来。扑空后的敌人,大为恼怒,决定立即抓捕黄美龙。黄美龙此时住在万县环城路的义和旅社,但马头场离万县城有160多里路,要打电话,必须到离马头场40多里路的龙驹坝。为了拖住敌人,延长时间,高天柱一面暗地派黄美龙的哥哥连夜进城送信,一面又以乡政府的名义大办酒席招待。第二天,当敌人吃过早饭,赶往龙驹坝打电话向上面传递情报时,黄美龙早已跑了。敌人第二次扑了个空,更加恼羞成怒,终于决定对高天柱下毒手。

617日,高天柱被敌人抓走。马头场党组织立即决定,用已有30人的武装力量进行营救,但被高天柱的妻子罗才芝阻拦。她认为敌人并没有掌握高天柱的多少把柄,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贸然行动会给革命带来更大损失。

高天柱被押解到了万县警察局,特务们立即进行审问,却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于是把他同唐虚谷等其他地下共产党员一道押往重庆“中美合作所”渣滓洞监狱。

在狱中,高天柱始终坚持着一个共产党员的风骨和气质,无论敌人怎样审问,都没有从他嘴里得到半点有关地下党的情报和信息。敌人分析了高天柱的职务和从事的工作,也觉得在他身上没有多大油水可捞,只审问了两次便没有再提审了。

高天柱的妹夫郎宇海是国民党区分部的书记,属于中统特务。高天柱被捕后,他的父亲决定卖掉部分田产,让女婿郎宇海去疏通关节,设法保释。郎宇海到重庆后,设法找到了正在重庆经商的原万县参谋长刘某,四处活动,终于打通了渣滓洞监狱的一个特务头目。这个特务头目找到高天柱说:“你想出去吗?”高天柱昂首不答。特务头目又把语气放得婉转些,说道:“其实你想出去也很容易,只要你写一份自白书,并保证出去不再参加共产党就行。”高天柱听后一阵冷笑,讥讽道:“我当然是想出去呼吸新鲜空气,但不叫我搞革命,除非你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特务头目劝降不果,反遭高天柱一顿奚落,悻悻地走了。

194910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然而,此刻的山城重庆却依然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关押在渣滓洞监狱的革命者还处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1127日,国民党反动派实行了灭绝人性的集中大屠杀。高天柱与江竹筠等红岩先烈一道,为了党的事业,民族的解放,用自己的鲜血践行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坚定誓言,倒在了黎明前的血泊之中。年仅34岁。

高天柱牺牲时,他的儿子高育华才3岁。19502月原重庆市人民政府颁发了革命烈士证书。1983721日,国家民政部换发了《革命烈士证书》,证书上写道:高天柱同志在革命斗争中壮烈牺牲,经批准为革命烈士。特发此证,以资褒扬。

高天柱的儿子已于2008年去世。他的儿媳妇向光会现年67岁,与高天柱的小孙子高纯安一起生活,已经在马头社区盖起了一栋4层楼高的小洋楼。如今,高天柱工作时的学校已更名为红兵小学


本来来自“古镇罗田”微信公众号,转载请注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渝公网安备 50010102000774号